[推荐]
梅姨求工党帮脱欧:有种别骂了,都是英国人
作者:北京市民族中学 文章来源:未知 更新时间: 2017-07-11
 

2017-07-11 01:30起源:悦居英国

原题目:梅姨求工党帮脱欧:有种别骂了,都是英国人

保守党和工党,作为英国下议院最大的两党,能够说是一对欢乐冤家。在共同的好处和敌人眼前,他们曾经手牵手,一同反战,一同反对苏联老大哥...

不外,那都是良久以前的事儿啦。现在,为了不同的政治诉求,两党重新撕得昏天黑地。

而梅姨和柯宾作为队长,就承当了一旦同框就要撕的义务。

其实,两人要是没有政治任务在身,本可以成为红颜/蓝颜知己。毕竟,一路奋斗到当首脑,他们都不是没有故事的同窗

梅姨从号称“政治坟墓”的内政大臣这个职位上,一途经关斩将,干到首相。

柯宾则是由于反对福彩3d字谜Poll Tax (算是Council Tax的前身)而差点坐牢,好不轻易当上党代表,又被弹劾。

当然,在历史人设下,两人是注定不能在公共场所交好了。比方在媒体版面上各种挤兑对方...

首先是要在IP级别的运动上露脸。梅姨在伦敦马拉松时,就做了志愿者~

柯宾也不甘示弱,青少年最喜欢的音乐节,他就跑去讲话了...

紧接着,英国四场恐袭+一场大火...

梅姨去看了伤者和官兵,但是不近人情的台风被批冷血...

柯宾的“台风”跟梅姨一比,就不知高了几个段位。(面对Grenfell大火这种惨状,无论如何都得哭一下啊)

每周三的议会争辩,根本上就看他俩~

梅姨:“哟哟~恭喜你保位胜利啊~据说你们内部反对你的不少哩。”

柯宾:“客气客气~三十万人支持我当老大,比支持你当老大的多吧?”

如果没有那么多恐袭和大火,如果梅姨不提前选举,自己本可以在首相宝座上安安稳稳干一阵子...

不过,急功近利的梅姨,冒了本不该冒的险,成果本想在提前大选上乘胜追击,灭掉工党残存的气数...结果搬石头砸脚。不仅让工党获得席位,还把自己的民调搞Low,得不偿失。

涌现均势议会后,梅姨试图结合爱尔兰小党派DUP组建暂时政府,为此还给了对方10亿英镑。作为交流,这个议会内只有十人的小团体要在投票的时候站梅姨这边。

不过就目前来看,这10亿是打水漂了~因为今天英媒的头条,齐刷刷的都是酱婶儿:

梅姨的求助:脱欧需要工党...

据各大主要英媒称,梅姨会在英国时间来日正式呼吁工党:“结束批驳,赶快帮忙。”梅姨对媒体表示,自己终于必需面对“首相应该面对”的现实,所以工党如果够朋友(啊?),就不要打嘴炮啦

“都是英国人,相煎何太急?”

“说好的诚意呢?”

菲彩国际

梅姨需要工党帮的“忙”,无非就是完善和支持她的政策,而不是投反对票。很显然,爱尔兰10人组的气力还没有缚鸡之力

开公司找错协作方,事倍功半又赔钱~

《电报》称,由于提前大选遭遇滑铁卢,随后又爆出Grenfell大火丑闻,梅姨的威望和支持率降到了历史最低点。在这种情形下,她才“前所未有”地认怂,寻求老对手工党的支持。

Grenfell大火,是引爆民愤的一颗定时炸弹。一位不愿意泄漏姓名的消防员对记者说,总死亡人数预估是150-170人,但是政府担忧大众暴动,所以才选择渐进式地告诉死亡人数。这也就是说,大家目前知道的数字还没有封顶。

上周的G20峰会上,梅姨的老朋友川普抒发了希望与英国进行双边贸易的想法。川普说,美国和英国将尽快商议出贸易协定,本人也将在近期访英。但是问起详细时间,川普只说了一个模棱两可的“未来”。

固然表态需要工党帮忙,梅姨的立场却没有一点屈尊的态势,还表现她有可能缺席周三的议会辩论和首相发问环节,因为她要见西班牙国王

那柯宾天然也不是吃素的:“梅姨如果需要提议,请阅读工党宣言,谢谢。

总之,梅姨现在给人的感到是“没辙”。她能不能撑到年底,也许都是问题。截至写稿时间,英镑兑美元小幅滑落,维持在1.28左右。

剖析:脱欧,会成为压倒梅姨的最后一根稻草么?

梅姨在呐喊中提到了“共同的敌人”,毫无疑问,说的就是欧盟。无论有多么想留在欧盟,民心不可违抗。就算是议会内的亲欧派,也不可能单枪匹马占到民意的对峙面,拿自己的政治性命开玩笑。

既然所有人的运气都被绑在了“脱欧”这条绳索上,唯一的分歧,就是“软脱”和“硬脱”。哪一派能说服大众,哪一派就能取得民心

对于“硬脱欧”派来说,他们的主张起点无非是爱国主义和民族独立。英国的传统不容侵蚀,司法不容干涉,移民比例不得超出本土国民等,就是详细做法。

这些诉求听上去让人热血沸腾,心生自豪,在短期内也有利于内部团结。但是他们是否能给英国人带来实际利益,却不一定。

首先,如果要严格管控移民比例,英国的稀缺职业就没人做了。假如大家仔细视察一下,就会发现国家供给的护工,社工,老师,还有NHS的医生,大部分都是移民,本地白人其实不多

在脱欧公投还没开端时,以鲍里斯和法拉日为首的脱欧派,对人们说移民一旦减少,就业率就会回升。这里头的逻辑是:由于移民分开而空白出来的职业,可以由本地英国人来填满

然而现实确是:第一,有资格作老师,医生和护工的英国人不够(要不然内政部不会对从事这些工种的外国人网开一面);第二,英国福利太棒,不工作是不会死哒。

所以,“硬脱欧”派的政治主张,在精力上能团结国民,但是在解决实际问题层面,却没什么卵用

“软脱欧”派则主要由两种人组成:第一种是适用派:国家不能退出自贸区,否则超市里的东西将变得又贵又少;第二种则是理想派:英国的文化和容纳一向傲视寰球,说啥也没理由倒退回那个只吃土豆和面包的封锁岛国。

无论属于哪一群体,“软脱欧”派希望英国能以“另一种形式”持续留在欧洲。假若最后迫于种种限制,不得不退出单一市场,那就以签署国家间条约的形式,继续享有平等的优势。

这一群体面临的最大问题,就是他们的政治理想大大高于广大英国人民:究竟,英国不等于伦敦。中产精英和城市雅痞向往的多元化,对于小渔村和工业区的工人和退休白叟来说,就是有伤风化

另一方面,他们在和群众互动的时候,往往不理解放低身段,去倾听和交换。比如支持留欧和柯宾的年轻人,有多少会花时间听听脱欧派的想法?这些习惯于在社交媒体上表达意见的年青一族,和保守派的中老年人缺乏沟通,也不以为有必要沟通。

纵使“留欧”对支持“脱欧”的人实在有利益—— 比如,传统英式早餐中的鸡蛋,超市里的各种蔬菜,甚至是英国的老干妈“酵母酱”(Marmite),能维持在目前的廉价,就是单一市场带来的实惠。

低收入阶层喜欢的便宜超市中的许多蔬菜水果,都产自西班牙甚至摩洛哥。当面的原因,无非就是本钱低。

但是,多元化带来的问题也显而易见,好比族群融合和可怕主义。近来几起恐惧袭击的凶手,无一例外都在英国长大,就是族群融合问题的极端佐证。

一个多元社会里,假使有那么一大群人都找不到位置,得不到尊敬,长期以槲寄生的形态活着,他们对于精神寄托的盼望,便会使他们很容易成为极端思维的追随者。纳粹吸引的是这样一群人,圣战阿拉拉们吸引的,也是这样一群人。

梅姨终于意识到,“首相不得不面对的局势”,是一个由于缺少沟通而决裂的英国。每一种声音,都谢绝融会其余的声音,导致英国这个合唱团,没有一句唱在调上

作为总指挥的她,感到力不从心,希望通过增加“副指挥”来稳住当前的局面。然而,无首的群龙突然要面对多头领导,这是否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法?让我们刮目相待,并祝英国好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

《悦英伦》中英两地购书包邮,电子版依然免费发放,加居哥微信propertyuk索取。

妈妈帮、置业群

教导群、海淘群

吃喝玩乐群、签证群

入群请加居哥微信号:propertyuk

注明群名

责任编辑:

文章录入: 北京市民族中学 责任编辑: 北京市民族中学
[field:title/]
友情链接:
北京市民族中学 版权所有